<legend id="bkx5n"></legend>
<td id="bkx5n"><b id="bkx5n"></b></td><video id="bkx5n"></video>
    <big id="bkx5n"><dl id="bkx5n"></dl></big>
    <span id="bkx5n"><input id="bkx5n"></input></span>
    1. <label id="bkx5n"></label>
      <strike id="bkx5n"><dl id="bkx5n"></dl></strike>

      關注微信
      小程序

      農機企業的四種命運,你屬于哪一種?

      作者:農機通 柳琪 本站發布時間:2022年04月24日 收藏

        在行業快速發展期,不需要為企業算命,因為每家企業都是大富大貴之命,企業家對自己命運的回答可能是“我命由我不由天”,而真正需要為企業算命的時候,一定是行業進入整合期,企業與企業之間出現了分化,很多企業經營出了問題,而一些企業則開始快速崛起。

        從2015年開始,拖拉機、聯合收獲機、插秧機等大類農機細分行業進入了下行期,從2020年開始,國內農機行業進入整合期,具體的標志是濰柴雷沃、一拖股份、沃得農裝、久保田、凱斯紐荷蘭等大企業大集團的市場占有率迅速增長,而眾多中小企業日子越來越不好過,預示著大企業大品牌主導時代到來,也就是說行業進入了整合期。

        在行業整合過程中,企業會有4種命運,企業如果把自己現在的狀況和4種命運對號入座,就可能會驚出一身冷汗。

        決定企業命運要靠行業地位,行業的初始地位是靠市場打拼得來的,行業的終極地位是靠整合競爭對手得來的,所以說在行業快速發展期,企業拼的是營銷能力,所謂4P,在行業的后期,企業要拼的是資本。

        第一種命運:第一產業周期占據一個席位,取得整合主動權

        一個行業的初始格局可能有成千上萬家企業參與市場競爭,一個行業的最終格局可能只有幾家,在一個充分競爭的市場里,一個國家可能只有一家企業能幸存,或者連一家企業都沒有。那么,那些曾經有過快速發展、曾經也有過光輝歲月和耀眼時刻的企業都到哪里去了呢?其實行業成熟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淘汰企業的過程,這個過程稱為叢林法則。有的在規模很小的時候死亡了,有的在做大的過程中死亡了,有的被其他企業兼并了,只有少數企業幸存下來,從而改變了命運。

        在行業淘汰過程中,企業的死亡率可能高達90%-99%,無論是國外還是國內的數據都證實了這一點,農機行業也一樣。

        如歐美市場,如果把美洲和歐洲看成一個統一的大市場的話,目前可以看到生產拖拉機、聯合收獲機的企業只剩下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愛科、CLAAS、道依茨法爾、羅斯托夫、明斯克等不到15家企業,而這些大企業大集團都是在20世紀80年代的那場排山倒海式的大動蕩、大洗牌之后存活下來的,在此之前北美和歐洲市場上有幾百家拖拉機、聯合收獲機企業。

        目前國內農機行業仍處于第一產業周期的尾巴上,行業的整合趨勢已經走出來了,但每個細分領域都有大量的企業存在,如2021年拖拉機行業有212家企業通過享受到了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其中有40家是當年新增的,還有50家去年有銷售而今年沒有,這些企業極有可能卷土重來或死灰復燃,所以國內至少有250家拖拉機企業,在收獲機行業情況也差不多,2021年玉米機企業超過100家,水稻機企業超過60家,就連已經完成兩輪整合的小麥機也有30家生產企業。

        借鑒國內工程機械行業、汽車行業,以及歐美、日韓的農機行業的發展歷程,可以預測出來,目前國內農機行業進入了第一產業周期的整合期,在整合期完成之后,剩下來的可能也就是歐美同樣的15家左右的大企業大集團以及為數不多的細分行業的小龍頭,而90%-99%的中小企業會被淘汰出局,這是產業發展的必然結果,沒有企業能夠改變或抗拒。

        企業如果不想被淘汰,唯一的辦法就是超常規發展,如果是行業平均水平的發展,或常規的增長,只能延續死亡的過程,但是改變不了最終被淘汰的命運。

        所以企業只能靠超常規的發展,也就是所謂的“10倍速”的速度,在這一輪行業大周期的最終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從而獲得進入下一輪產業周期的“參賽證”,如果沒有得到“參賽證”,雖然企業有可能也有一定的規模和實力了,但是其結果只是死得慢一點和更悲壯一點而已。

        那么什么是下一輪產業周期的“參賽證”呢?就是能存活下來的企業排名最后一位的規模。

        比如預測到這一輪拖拉機市場整合之后最終能留下來10家企業,排名最后一家企業的規模是20億元,企業就得快速把規模做到20億元,如果低于這個規模就達不到規模效應,從而被淘汰出局。

        只有在第一產業周期占據一個席位,取得進入下一個產業周期的“參賽證”,企業才取得了生存權,有了生存權之后,才有可能取得其它企業的整合主動權,而不是被整合。

        當然在第一產業周期占有一席之地并不是終局性的目標,企業應該盡快進入第二產業周期,進入第一產業周期的企業相對安全,雖然有可能破產,但很難消失,因為可以成為被更大企業整合的對象,目前國內絕大多數農機企業處于第一產業周期,部分企業取得了進入第二產業周期的“參賽證”,而約翰迪爾、久保田、愛科等歐美亞洲國際化企業早已經進入第三產業周期了,所以在競爭中他們是站在高維打低維。

        第二種命運:常規發展,成為整合對象

        企業只有還在增長就有了存活的希望,但企業的發展不是與自己競爭,而是與競爭對手來比賽速度。

        記起一個有名的寓言故事:森林里兩個旅人碰到了一頭灰熊,兩個人拼命奔跑,眼看著與灰熊的距離越來越近,其中一個人說別忙活了,我們是跑不過熊的,另一個人說,錯,我跑不過熊,但只要能跑過你就行了。

        所以在企業發展過程中,自己的增長速度并不關鍵,關鍵是對手處于什么位置以及對手的增長速度,如果對手的速度比你更快,自己改變命運的機會就越小,所以要取得第二產業周期的“參賽證”,一方面是自己的努力,另一方面是比拼與競爭對手誰更努力,這是一種公平的競爭,速度和效率是比賽項目,獎品是活下來。

        目前國內很多企業銷量和營業額的增長速度是10%-25%之間,這是一種常規速度,對于還沒有取得行業地位的企業來講,即使按照該速度增長仍然是很可怕的,因為這樣的速度可能沒有改變自己在行業地位的機會,因為一拖東方紅、濰柴雷沃、凱斯紐荷蘭、愛科、大疆等頭部企業在國內市場上的增長速度普遍都超過30%,有的甚至是40%以上,對于已經取得行業地位的這些龍頭企業來講,取得這種增長速度是很可怕的,對于眾多的小企業無疑是已經敲響了喪鐘。

        10%-25%的增長速度很容易產生“溫水煮青蛙”的效應,因為這樣的增長速度讓企業感覺很舒坦,在行業成長期,大量的機會存在,企業之間爭的是新的市場機會,事實上企業之間沒有真正的競爭關系,但等到行業進入成熟期之后,行業的增量減少,機會消失,企業之間就進入了“存量”爭奪,企業會猛然發現,“溫水”開始結冰,企業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失去了生存的機會。

        很多企業是在快速發展的過程中死掉的,當然這種快速發展只是企業自己定的目標,并不是生存速度,所以要想進入第二產業周期,快速增長并不可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和主要競爭對手的增長速度才是真正的生命險。

        第三種命運:成為熊貓式企業

        熊貓有沒有生命力呢?熊貓不是瀕臨滅絕的動物嗎?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人為干預的結果,是因為人侵蝕了野生大熊貓的生存空間導致的,在人類的工業化進程中,不要說熊貓,就是獅子、老虎、大象這些位于食物鏈頂端的動物,生存同樣岌岌可危,在野生世界里,熊貓是與恐龍同時代的動物,地球上與恐龍同時代的動物基本上都滅絕了,而唯獨熊貓等少有動物能存活下來,說明熊貓有極其強大的生存能力。

        熊貓憑什么能經歷幾億年而存活下來?是因為熊貓做了一件其它動物不愿意做的改變,就是改善食物結構,熊貓本來是吃肉的,但肉食動物是食物鏈的頂端,屬于真正的強者的競爭,為了一口肉要爭的死去活來,并且要獵到奔跑的野生動物,需要付出體力、耐力、智慧,甚至團體的努力,所以獲取食物難度非常大,而熊貓將自己從一個食肉動物變成一個素食主義者,并且是吃沒有什么動物愿意吃的竹子,竹子沒有多少營養,需要熊貓每天花大量時間進食,但是因為沒有其它動物愿意吃,所以就沒有了競爭對手,所以熊貓就生存了下來,只要地球上的竹子沒有消失,熊貓就有飯吃,就死不了。

        有專家把這種生存方式叫特色化生存,這種方式就是你做得跟別人不一樣,而別人又很難學。

        熊貓式生存,在正式的經濟學上叫差異化競爭或進入細分市場、利基市場。

        細分市場、利基市場,對于大企業來講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但大企業一般不會進來,或大企業進來也做不好,而對于小企業來說,雖然可能是一滴水,但卻是小企業的大海洋。

        在適合小企業生存的行業內,小企業可以恣意的生長,并且成為象熊貓一樣長久的存活下來。

        具體看,農機行業利基行業有果園、蔬菜、丘陵山區、設施農業、新能源農機等細分行業或特殊的使用場景的農機,這些行業規模小,利潤豐厚,但是產品需求量小,形不成大批量生產的規模效應,適合于定制化、個性化需求。

        這是國內市場的特點,但是如果把一個細分行業放在全球范圍內看,也需要達到一定的規模效應,如果園拖拉機,在全球市場上有圣必士、道依茨等知名品牌,如果在全球市場上有影響力,也需要達到一定的規模和體量,另外在全球市場上,一個細分行業極有可能會變成一個規模巨大的行業,從而吸引大企業進入,大企業進入小企業的生存空間就會變小。

        第四種命運:慢性死亡或不死不活

        如果企業的規模沒有在行業快速發展的過程中做大,失去了規?;臋C會,就不會進入大企業收購的目錄之中,企業連“賣身”的資格都沒有,另外也沒有深耕一個細分領域,企業沒有獨特的生存技能,就連在細分市場都沒有一席之地,那就只有最后被出局的一條路了。

        當然并不是說小企業就一定會死亡,且國內的農機補貼政策會動態變化和反復性,看似一個進入衰退期的行業,在政策的支持下,可能會延續行業整合的周期或改變行業發展方向,也許小企業比大企業更有競爭力。

        結語:按正常的產業發展規律,在產業整合的過程中,農機企業會出現以上四種命運,雖然這四種命運有可能會互相轉換,但是可能性并不大,所以企業要做的是超常規發展,至少要快于行業平均速度,只有這樣,才能掌握生存的主動權,取得第二周期的“參賽證”,從而有能力去整合競爭對手,而不是成為別人盤中餐。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hnali.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