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招商 » 项目合作 »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lol无法观战lol直播网站

  • 发布日期:2020-12-10 11:40:29
  • 有效期至:长期有效
  • 招商区域:全国
  • 浏览次数33
 
详细说明

lol直播网站

023期加微信【 mtyjeg5 】免费解答诗意

023期加微信【xk15689176333】免费领取资料

欲打造:最稳、最准、最快、最真实

023期: 加上面导师微信免费领取资料 论坛有精准资料哦!

□鄢东良/文 张建成/摄

一、

今年暮秋,我在全国扶贫战线名闻遐迩的原武义县扶贫办主任董春法陪同下,再次走进了新九龙山村。

武义,是一个地处浙中的山区县,在短暂的二十几年时间里,成了在全国率先开展异地搬迁、下山脱贫、精准扶贫的典型范例。世代居住在深山里的400多个自然村搬迁到了山下,5万多在贫困线以下的农民从此与贫困挥手告别,新九龙山村就是其中一个缩影。

到达村口时,老董不无感慨地对我说:“旧九龙山村搬迁下山一役,是我和扶贫办同志花去心血最多的地方。”

全国下山脱贫战线先进人物董春法。

全国下山脱贫战线先进人物,原武义县扶贫办主任董春法同志在前往贫困山村九龙山村途中。

省道上松线旁,村口矗立着一块醒目的石碑,村名“新九龙山”凿刻其上,四个魏体大字古拙遒劲,又似乎被融入了某种时尚元素,洒脱而又舒展。

下车望去,一马平川。村前成排的银杏树,枝杆笔直,树叶金黄,就像迎宾的仪仗,精气神十足。宽绰洁净的纵横道路,把5排数十幢村民楼排列得井然有序。

入得村内,只见每条道路两旁,栽种着杨柳、桂花、香樟;许多农户门前筑有精致的矮篱笆,里面的鸡冠花、三角梅、菊花正开得缤纷喜庆。几阵秋风拂过,树、花、草熏散出来的淡淡清香,惹得我贪婪地深深呼吸几口,仿佛身处一座城市公园。

村里大树上挂着一对大喇叭,正在播放着的国内外大事新闻。老董说,这样的转播要从清晨6点延续到晚上10点,现在村民人人都是“百事通”。

不时有锃光瓦亮的私家小轿车从村里和村外驶出驶入,老董告诉我,现在村里每户人家都有了汽车,最多的一户有4辆。

村中那幢白色的3层楼,挂着几块机构牌子,它是村务办公大楼。楼前竖有高约2米的一块长方形石碑,“下山脱贫好”5个鲜红的大字十分耀眼。我伫立在新九龙山村民树碑铭恩之地凝视良久,脑海里浮现出上世纪末的那个晚秋。

九龙山新村村民在村中立碑铭恩 (左一为村党支部书记、中间董春法同志、右一为作者)。

二、

人总会在不经意间和一些地方结缘。那年我和友人进入过那片云遮雾绕、莽莽苍苍的大山。

我们上山时走的是一条从大山深处跌宕下来的羊肠小道,最宽处也只容得下两人勉强并行。山路的许多地段,一侧是险峻的峭崖,望下去让人胆战心惊倒吸一口冷气。村子离我们出发的乡政府3公里,据说即便身手矫健的山里壮汉来回一趟,也得花上2小时。待我走到村里,衣裤已无一处干的,叶缘呈锯齿状的锋利茅草,还在我的双臂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

那个叫九龙山的山里村寨,栖落在一个太阳下山比别的地方早的深山冷坳里。被称作“龙头眼睛”的青黝山峰高耸入云。山土夯墙的矮屋和几处茅草房,参差毗联在朝南的高坡上,每户人家的屋顶几乎衔到了邻人的门前,山民说,我们这里修屋漏不用梯,这话实在是形象生动。

我站在村子高处四下巡望,村中竟无一处平坦开阔的地方。远处有数十丘被山民称之“灯笼田”的山陇田,田里栽种着稻子。走近看,过了霜降穗头依然半青半黄,而这季节山下平原的稻谷已经归仓。我思忖,待开镰收割,山民不知会打下多少粮食?

山里人在岩石和茅柴的夹缝中垦出些条型、块状的旱地,种上了茶叶、大豆、玉米和红薯,由于缺水,这些农作物长势很不茂盛。那天路遇一位缺了几颗门牙的老伯,他歇下一担玉米,撩起衣裳擦把汗,指着山地对我说,这点收获人畜共享,九龙山年年靠借粮靠国家救济粮。

那天晌午,我们在一户农家讨茶喝,忽闻一阵凄厉的猪号声。女主人告知,那是城里收猪人来“估猪”。说话时她的神情带着沮丧和无奈,像要哭泣:“山里侬饲猪不值钱,卖不到山下价格的三分之二。一年到头连亲戚都很少进山,你们怎么会到这深山冷坞来?”

我一时语塞,有一种东西狠狠撞击我的心头。

那天下午返程回到村里,看到泥屋的石门槛上坐着一个八九岁模样的男孩,衣服破旧脸蛋黑红。见着生人,双眼怔怔显出局促不安,全无城里孩子的活泼喜灵。我从背包里取出一只面包递给他,这孩子脸露感激之色,用双手捧接过去,大口吃了起来。问他你为啥不去读书啊?小男孩侧过脸去不愿回答。一位三十出头,头发蓬乱一脸憨厚的男子听得屋外动静走了出来,接过我递上的香烟,吸了一口接上话茬:村里以前办过小学的,山上穷苦,男人取不到老婆,光棍多,这七八年村里没有小孩出生。学校加上老师才4个人,不办了。

看来,“光棍村”这个不雅说法,在这里都是有依据的。一个缺少土地、缺乏交通、旱灾频发、吃不饱肚子的穷山村,又有多少女人会傻到嫁上山受苦呢?

老村旧貌。

三、

时光转瞬过去了20几年,后来我经常会从电视和报纸中看到对“新九龙山”村的报道。这个曾蜗居高海拔深山之中的村庄,从公元1996年秋完成全村下山搬迁起,人们在老村名字前冠上了一个新字。“新”,属左右结构的形声字,最早的本意是用斧子砍伐木材,后来才演变为“区分旧质的状态和性质”以及事物的起始。新,绝不是旧的复制,它是一种进化和扬弃。这个与我有缘的山村,在经历了一场历史性的艰难迁徙后,是否得到了重生?我急切地想再次走近她,去领略人类学教科书里新添的那一页。

村支书刘寿贵闻讯赶来见老董和我,他把我们迎进了村里的脱贫纪念馆。馆内布置得很庄重,一帧帧的村史老照片和一件件实物及模拟实景映入我的眼帘。

刘寿贵,这位年富力强的中年人,给我们讲起了许多发生在新九龙山村的幸福故事。

12年前这个村庄里举行的一场婚礼,至今仍被村民津津乐道。

新郎刘昌荣因为娶了一位漂亮的新娘,而成了村里年轻人羡慕的偶像。寿贵说:在其他地方,办一场婚礼无啥稀罕,可对我们村来说意义就不一样了。嫁到村里的新娘赵凤媚当年25岁,曾是金华市一家婺剧团的当家花旦。这桩婚事让昌荣父母梦里都要笑醒几回。这对年轻夫妻婚后就到外地工作了,婆婆每天都要为新房里的高档家具和家电掸去灰尘。瞧着墙上儿子的新婚照,想起过去山上的苦日子,她感慨万千心潮难平。

老董接过话头说:“新九龙山”村民刘昌荣,现在是某公司的高级主管,前几年还在城里花五、六百万买下了一幢别墅;村民李荣根在好几家超市经营水产,收入很可观,几年前自建了一幢楼房,里面的装修很高档。”

我和老董行走在新九龙山村中,不时能听到敞开着的农家大门里传出来妇女们的欢声笑语。她们的身旁都垒着一大堆来料加工半成品。壮劳力大部分到城里和外面打工赚钱,孩子门都去家门口上学了,她们是在为自家的富裕愉悦地劳作,收入比过去在山上时增加了几十倍,生活在她们的眼里变得难以置信的精彩。

妇女们为义乌市场制做来料加工厂产品。

来料加工作坊。

我们又走进几户农家参观,只见客厅宽敞明亮,时髦新潮的家具、电器有不少,有的房间里还放置着电脑,厨房洁净卫生,电冰箱、电磁炉一应俱全。我走到村中央那个小型篮球场和旁边占地3500平方米的休闲公园,只见园里摆置着五颜六色的健身器材,每天清晨和夜幕降临时,村民门都会到这里健身和散步。

武义下山脱贫新村近貌。

四、

从新九龙山村返城,老董带我走进了县委办值班室他那间办公室。老董说,我为你约请了一位采访对象,他的“山下”故事也很精彩。

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名叫廖春飞的中年人,眉宇间透出一股沉稳和精明,我在采访本上记下了他的讲述。

廖春飞今年47岁,是海拔一千多米的原坦洪乡软朝村人,是目前武义县排名前三、四名的一家建筑工程公司的法人代表,他的公司现有员工近400人,每年纳税300万以上。

“前两年,新华社一位记者曾在他写的一篇文章中称赞我是‘山上救济户,山下纳税人’。从在山上没有希望到下山后有了希望,想想真的像做梦,超越太快了!”

“我清楚地记得,在我8岁时妈妈嫌山里生活苦,扔下了爸爸和我们兄妹仨不告而别。当时我家只有一间20几个平方米的泥屋,全家人睡一张床。房后就是猪栏,遇到下雨,猪粪水流入床底,又潮又臭。靠天吃饭,年成不好时连蕃薯、玉米都难填饱肚子。”

听着廖春飞的讲述,让我对软朝村的前世今生和他的一家的巨变有了更多的了解。

当年老董深知软朝村的贫困,曾联系金华市委办和金华一银行的同志进村调研,参加挂钩扶贫调研的同志们得出的结论是:受恶劣的生存环境制约,软朝村必须尽早完成整体搬迁下山。

打开山门天地宽,下山才能真脱贫。1996年,老董和县扶贫办的同志,多次上软朝村做下山搬迁动员工作,但阻力很多,大部分年长的村民怕不适应山下的生活,宁愿生活在山上。

经过艰苦细致的动员工作,1997年软朝村开始正式搬迁。全村整体搬迁到履坦镇后桑园村。为了感谢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关怀,定址后由老董提议把旧村名改为新村名“金桥村”,获得了村民的一致赞同。

廖春飞说,当时下山土地征用,“三通”都由政府出资,农户建房还得到一笔补助款。当时建房主要靠人力,我就成立了村施工队互帮互助,施工队只有二三十人,我当时是村施工队的头,村里的房子建好了,我就领着大伙到县城里揽活干,十几年时间从一个村级建筑队发展成为具有优良资质的建筑工程公司,并且在激烈的建筑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目前公司员工有许多月薪都在1万元以上,家庭生活幸福指数越来越高。现在我们金桥村,家家户户住高楼,村庄整洁、鸟语花香,许多农户家里存款上百万、几十万,真正跨入了富裕新农村的行列。

廖春飞的公司长期联系着远近的32名残疾人,每年安排帮扶活动,给他们送去温暖和关怀。如今他的四口之家也让村里人羡慕不已,大女儿今年被英国伦敦大学录取,小女儿在苏州外国语大学就读。

从山上到山下,贫困山村的苦日子,终被新时代的大潮荡涤不存。在浙中武义一个个下山脱贫的新村里,我正在聆听那首充满希望的绿野赞歌。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晚潮|山上山下
 
[ 招商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联系方式
 
按分类浏览
 
该企业最新招商
 
同类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