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 公司行情 » 正文

仔细解读说理说事不说情,好问好想之物!.txt1817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3-05 14:22:51  发布人:shuixiji88   浏览次数:22

【白云】他搞他的民间艺术,我整我的出版物。生活上俺们互相关心,事业上互相帮助,怎么跟你形容呢……【黑土】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小崔】其实啊,我都听说了,大叔大妈感情上出了些问题。【白云】绯闻,绝对的绯闻。没有新闻的领导不叫领导,没有绯闻的名人那算不得名人。做人难,做女人难……【黑土】做一个名老女人……难。【小崔】(对观众)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大叔是一肚子实话说不出来啊,幸亏我还准备了一招。(对白云、黑土)哎,咱换个方式,大叔大妈。我问大叔的时候大妈把这耳机戴上,问大妈的时候呢,大叔把这耳机戴上。好不好?听听音乐,放松放松。【白云】给他扣上。【小崔】来,戴上。【黑土】(戴上)哎呀呀(摘下),这声儿太大了!【白云】叫你扣上你扣上,你咋那么多话呢?嘿嘿,问吧,崔。【小崔】哎,大妈,你们这次到北京时怎么来的?【白云】俺们……搭专机来的。【小崔】那太贵了,那我们报不起。【白云】不用报,都小钱儿,现在,有钱,瞅这穿的,相当有钱,嘿,太有钱了……【小崔】您这是貂皮!【白云】错!貂绒。【小崔】特别贵吧?【白云】不贵,四万。【小崔】四万还不贵啊?大妈真舍得给自己花钱!【白云】女人嘛,对自己下手就要狠一点儿。【小崔】那我再问问大叔?【白云】行。【小崔】您听听音乐。(白云摘下黑土耳机戴上)【白云】问你了,该你了。【黑土】这声儿挺大的。【小崔】大叔啊,听说你们这次到北京是搭专机来的?【黑土】啊,是搭拉砖拖拉机过来的。【小崔】那得多冷啊。【黑土】穿得多啊,这都扛风,你看她这衣服。【小崔】大妈这衣服挺贵的吧?【黑土】老贵了!四十一天租的。【小崔】租的?(对观众)怎么样?有效果吧?还得这么问。(对黑土)啊,我再问问大妈。您听听音乐。【白云】这底下咋都笑呢?我看这里有事儿,你看我点儿手势。【黑土】明白。【白云】你问吧,崔。【小崔】大妈,咱说说您这书吧。【白云】书啊?【小崔】嗯。【白云】说书那可有的说了。那……从哪儿说起呢?(做手势)【小崔】就从签字售书说起吧。【白云】签字售书啊?【小崔】啊。【白云】签字售书那天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大呀!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呀。(做手势)那把我挤桌子底下去了,那一摞儿书都倒了。(蹲下)【小崔】噢。那我再问问大叔?【白云】行。问你,我那书、书。【小崔】啊,大叔啊,大叔啊,大妈签字售书那天,您也在现场吧?【黑土】没签字售书啊。【小崔】没有吗?【黑土】全白送的嘛!(重复白云的手势,以下均是)【小崔】那,大妈刚才说“人山人海”?【黑土】哎呀妈,一听说白送的全乡都去取书去了,回去全糊墙了,那家,是左一层右一层,左一层右一层,(做手势)后来,上厕所一看,(蹲下)还有这么厚一摞儿书呢。(二老击掌)【小崔】大妈,把耳机给我吧。【白云】智商相当高。【黑土】对。【小崔】是这么回事啊,刚才呀,我问大叔大妈问的是同样的问题。【白云】是!【小崔】可是你们俩回答呀……【白云】嗯。【小崔】一点儿不一样。啊,我戴上耳机听听音乐,你们自己对一对啊。【白云】不,怎么的,你怎么说的?咱怎么来的?【黑土】坐拖拉机过来的。【白云】我这衣服呢?【黑土】四十一天租的。【白云】我那书呢?【黑土】我都按你那比划的,你不说全糊墙了吗,最后厕所还有看书啥的。【白云】说了不让你啥实话都往外嘞,你咋记不住呢?【黑土】那你没办法,他那玩意儿给扣住了。这孩子学坏了呢!我说他两句儿去。小崔呀。(小崔摘耳机)【黑土】你戴上。(竖拇指)你学坏了你呀,你这招儿太阴了!你不怪睡不着觉,心眼儿太多了你,该,啊!【小崔】啊,谢谢啊!【白云】他们主持人都这样儿!这么的吧,从现在开始你一声儿不许吱,一声儿都不吭,听见没,记住没?说话呀!【黑土】你不不让说话吗?!【白云】跟你合作太难了,你说,这辈子没有过默契!崔呀,摘了吧。【小崔】哎(摘耳机)。【白云】咱接着唠。【小崔】好!那我就,再问大叔一个问题。(黑土向小崔示意不能说话)【小崔】啊?【白云】嗯?【小崔】啊,怎么了大叔啊?(黑土捂着嘴)【白云】啊,他胃疼。说你胃疼呢。(黑土捂肚子)【白云】这咋还下垂了呢?【黑土】(捂着胃)胃在哪儿呢?【小崔】啊呀,大妈您家教真严哪!您让大叔哪疼他就哪疼啊。【白云】没有,他,身体不舒服,你问我呗。【小崔】我刚才看了您这书啊,第一章,就叫《回家》。说的就是上次做完节目回铁岭的时候,那场面,特别壮观吧?【白云】那怎么叫“特别”壮观呢?那是“相当”壮观哪!那家伙,那场面大的,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那……【黑土】小崔我求求你,我把这玩意儿戴上吧!【白云】(摘下耳机)我说的都是假的是不?【黑土】真的。【白云】你听不下去是不?【黑土】能。【白云】那你扣它干啥呀?!【黑土】胃疼。【白云】咋这么烦人呢你说?崔,你接着问,啊。甭理他,没见过世面。【小崔】我知道,其实大妈成了名人以后见世面挺多的,参加的活动很多吧?【白云】那是“相当”多。一天到晚,俺们就是到处演出,四处演讲,还给人剪彩。【小崔】出场费也不少吧?【黑土】她八十,我四十。【白云】都税后。【小崔】那都给哪剪彩呀?【白云】都是,大中型企业。【黑土】大煎饼铺子、铁匠炉啥的。【白云】啊……俺们那圪垯有个挺老大个养鸡场,那都是我剪的。【黑土】是,她剪完就禽流感了,第二天。当时,死了一万多只鸡,最后送她个外号,叫“一剪没(即一剪梅)”。【白云】那不说话能憋死你不?能憋死你不?!【黑土】我能憋疯。【白云】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这人……【黑土】说点儿实话……【白云】我不稀得说你那些事儿就拉倒了你,给你留着面子。(向小崔)我不稀得说他!你说就他吧,就好给人出去唱歌,你这嗓子能唱吗?那天呢,就上俺们敬老院给人家唱去,笼共底下坐着七个老头儿,他“嗷”一嗓子喊出来,昏过去六个。【小崔】那不还有一个呢吗?【白云】还有一个是院长,拉着我手就不松开,那家伙可劲儿摇啊,“大姐呀,大哥这一嗓子太突然了,受不了哇,快让大哥回家吧,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要命啊!”【黑土】你好!【白云】怎么的。【黑土】你得得瑟瑟还上精神病院给人讲演去了。【白云】嗯。【黑土】讲一天一宿。【白云】怎么的,精神病都出院了。【小崔】有效果。【黑土】大夫疯了。【白云】哪大夫疯了,我问你?【黑土】崔大夫就疯了。【白云】哪崔大夫?!【黑土】就小崔大夫。【白云】怎么说话那么不负责任呢你说你……崔啊,千万别吃心,他没说你。说话这么……这老痴呆呢,出门儿忘吃药了你。崔,咱接着唠,唠文学方面的,省着他插嘴。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小崔】那,那大妈,咱就还说说您这书?【白云】嗯。【小崔】我听说您那个《子Ⅱ》正在创作当中。【白云】还有十万多字就截稿儿了。【黑土】哎呀妈呀~~~~【白云】怎么的?!【黑土】胃疼。【白云】忍着!!(向小崔)你问!!【小崔】(吓一跳)哎哟!(书掉地上)【白云】问吧,崔。你接着问。【小崔】我听说,那个,读者特别期待?【白云】怎么说“特别”期待呢?那是“相当”期待呀!那家伙,那,看完《子I》就想看《子Ⅱ》,都搁那憋着呢。【黑土】那,这话是真的。那憋得是“相当”难受啊!那村长啊,就上俺家就堵着门儿就告诉你:“别让你媳妇儿乱走了,赶紧写《子Ⅱ》吧,村头厕所可没纸了。”【白云】小崔,我恳请你们中央电视台封杀我,走了,不录了。【小崔】哎,大妈怎么又走了?【黑土】干啥呢?【小崔】别吵,别吵,又走了?【白云】你说干啥呀?你说我本来还想指着这节目再火一把呢,这家伙让你给扒得……都直播出去了,都看着呢!【小崔】没事儿,这节目收视率低。【白云】低也不行啊,我白云大小也是个名人儿,走了。【黑土】走吧!得瑟什么玩意儿你?!你白云什么名人儿,那就是个人名儿!你说你咋这样儿呢?!你这就,录完一回“实话实说”,你咋这就把你祸害成这样呢,啊?咱就是农村小老头儿小老太太,咱写啥书啊?小学还没毕业呢就写书啊!你看这家七天憋出六个字儿。【白云】怎的?【黑土】都不爱说你,你就老老实实儿就得了呗。你这活得多累,你这样儿啊?你飘吧,你说不上哪天风大,把你这块儿云彩飘走了。【白云】怎么的?你黑土有能耐也飘啊。【黑土】我飘起来是沙尘暴。你走吧,啊。崔啊,对不起噢。【小崔】没事儿。【黑土】你大妈已经不是你六前那大妈了,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小崔】怎么听着那么别扭?【黑土】你别别扭。不剩最后一句了么,大爷给你录,好不好?你坐着吧,我说。【白云】最后一句话我还想好了呢,还没说呢,我也说,怎么的?【黑土】你不走吗?【小崔】(对观众)哎呀,你看哪,本来这节目收视率就低,你说要把这播出去,那收视率“相当”高了就。(对白云、黑土)哎,大叔大妈呀,我们这节目改了,结尾它不是每人一句话了,它是才艺表演。你看,二人转这扇子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一人一把,这是您的。【白云】我不要,都给他!【黑土】“作家”,不能要这玩意儿。【小崔】才艺表演吗,您……您看我给你带个头儿,二人转的手绢儿。(鼓弄手绢)【黑土】你这才艺表演擦玻璃呢?这玩意儿它也不应该是那么个事儿。它应该是这么回事儿,这就接住,你看。(表演手绢)【小崔】嘿!【黑土】你看看,看看。这玩意儿吧,撇出去,接回来。【小崔】嘿,好。哎,咱欢迎大叔给咱来一段二人转好不好啊?【黑土】我没带人儿。【小崔】大妈在呢么。【黑土】她不能唱。【白云】也没人请我呀。【小崔】请请。【黑土】老蒯。(递扇子)【白云】小样儿。【黑土】你干啥去啊?【白云】换衣服。(表演二人转)【黑土】老伴儿啊!【白云】干啥?【黑土】快来呀!【白云】走着。(唱)【白云】正里来春花儿开啊。【黑土】白云黑土来到了电视台呀。【白云】说起了以往的事儿,【黑土】唠不到一块儿。【白云】他说黑,我说白,【黑土】她装相,我拆台呀。【白云】当着小崔抹不开啊,【黑土】实话不敢说出来呀。【白云】【黑土】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小崔】本来都挺实在的,【黑土】为啥你出点小名儿,【白云】【黑土】人就飘起来啊,嗯哎哎哎哟。【白云】开水它不响,【黑土】响水它没开呀。【小崔】捅破了窗户纸把嗑儿唠明白。【白云】本本分分,【黑土】实实在在。【白云】黑就是黑,【黑土】白就是白。【小崔】黑白不能倒过来呀。【白云】【黑土】困了你就赶紧睡,睡好了你就醒过来吧。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白云】祝愿大家,【白云】【黑土】轻轻松松乐乐呵呵健健康康痛痛快快,奔向人生大舞台呀。嗯哎哎哎哟。扩展资料《小崔说事儿》是88TV春节联欢晚会小品,赵本山饰黑土、宋丹丹饰白云、崔永元饰小崔。这是赵本山小品“白云黑土系列”的第二个,是《昨天、今天、明天》的续集。故事是围绕着白云、黑土从春节联欢晚会回去之后的生活开始写的,白云大妈显然比较虚荣,不愿意现在生活的不好,而黑土大叔则比较坦诚,两人出名之后从经济、生活、乃至感情都发生了变化,很多事情是大家所想象不到的。 能够理解我的人,说我是心中忧愁。不能7理解我的人,问我把什么寻求。出处:《国风·王风·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译文:看那黍子一行行,高粱苗儿也在长。走上旧地脚步缓,心里只有忧和伤。能够理解我的人,说我是心中忧愁。不能理解我的人,问我把什么寻求。高高在上苍天啊,何人害我离家走?扩展资料;原文;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译文:看那黍子一行行,高粱苗儿也在长。走上旧地脚步缓,心里只有忧和伤。能够理解我的人,说我是心中忧愁。不能理解我的人,问我把什么寻求。高高在上苍天啊,何人害我离家走?看那黍子一行行,高粱穗儿也在长。走上旧地脚步缓,如同喝醉酒一样。能够理解我的人,说我是心中忧愁。不能理解我的人,问我把什么寻求。高高在上苍天啊,何人害我离家走?看那黍子一行行,高粱穗儿红彤彤。走上旧地脚步缓,心中如噎一般痛。能够理解我的人,说我是心中忧愁。不能理解我的人,问我把什么寻求。高高在上苍天啊,何人害我离

说理说事不说情,好问好想之物!.txt1817

http://www.hnali.com/gchqw/show-8401.html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行情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按分类浏览
 
相关行情
公司行情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我爱电影网 | 网站客服 | 网站地图 | 发信息做推广就上海纳信息发布网 | SITE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