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 公司行情 » 正文

原文解析:说它强,说它重,一切都是实力相当的动物!.txt1750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3-02 10:20:36  发布人:shuixiji88   浏览次数:23

成舟了,反正人只死一回。”  “你呀,老头儿,你干吗非得上老虎头上去拍苍蝇!”卫兵说。  “反正跟你们不相干,”老头儿回答说,“闭上嘴吧,向皇上去说我们来了。”  卫兵们耸着肩膀,你看我,我看你,惊讶了半天……然后他们当中有一个就跑去把新的应征者,老头和他的小猪来到的消息报告皇上……皇帝就马上命令粑他们叫进来。老头儿一进门,深深地鞠一躬,毕恭毕敬地待在门旁边。可是那只小猪呢?无拘无束地在地毯上走着,在客厅里到处乱嗅。  这时候,皇帝眼看着这种无礼的举动,实在又想笑,又感到万分恼怒,就说:  “喂,老头儿,上次你来的时候,我看你好像蛮有理智的,可是现在像完全失去理智似的——你带着一口猪来:我倒很想听听你为什么偏偏选中我来做你开玩笑的对象!”  “上帝保佑我!至高的皇上!我这个可怜的白发老人怎么会想出这等事呢?他是我的儿子,上回就是他叫我上陛下这里来的,我也已经跟陛下说起过他,要是陛下还记得的话,”  “那么,替我造桥的就是他吗?”  “陛下,只要上帝愿意,小的希望他能把桥修好。”  “去你的吧,带着你的猪,马上给我滚出去!到明天早上要是桥还没有造好,你就脑袋落地,懂吗?”  “上帝是伟大和慈悲的,威震四海的皇上,您别生气,不过要是事情如陛下所愿办妥了,那我求陛下把美丽的公主送到我们家来。”  他一边说一边又照例深深地鞠了一躬,带着小猪回家去了,后面跟着几个兵,皇帝命令他们监视到第二天,为的是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在宫殿里和其他别的地方到处都为这件奇事而议论纷纷。人人都在嘲笑这种史无前例的狂妄态度。  但是黄昏时分,老头儿和小猪回到家里,老婆婆吓得浑身发抖。她呻吟着:  “我的上帝,我的当家的,咱们多可怜呀!你招来了什么灾难呀!好像我需要这些兵似的!”  “你还好意思抱怨吗?这都怪你不好呀!我听了你疯疯癫癫的想法,翻川越岭地替你去寻找一个所谓孩子。而现在我可糟了!难道是我把这些兵找来的吗?是他们把我押回来的。至少我这可怜的脑袋,到明天早上很可能就得搬家了。”  小猪倒满不在乎。他在房间里来回走着,这里乱找找,那里乱弄弄的。两个老人又吵了一通,后来,累了,尽管满肚子心事,还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睡着了。  小猪这时爬上面包柜,把那用猪尿泡糊的窗户撕破了一块,用鼻孔呼起气来;两股火焰立刻从老头的小屋里冲了出去,现在不再是一间小屋子,一直伸展到皇宫。于是桥和桥上所有附属的东西都在一眨眼间造好了。老头儿的小屋子呢?已经变成一所宫殿,比皇帝自己的还要华丽得多。  老头儿和老婆婆忽然醒来了,身上穿着紫色的皇袍,在他们的官殿里满是各式各样的山珍海味。小猪呢?此时就在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毯上嬉戏打滚。  消息像一串火药似的传开了,皇帝和大臣们看见了这个奇迹,都吓得起了鸡皮疙瘩。皇帝怕自己遭殃,就开会商量,忍痛把女儿嫁给老头儿的儿子;事情一决定,她就要马上去会见未婚夫,因为皇帝尽管是皇帝,可是现在因为怕这样一个主人不好惹,也只能服从了。  婚礼没有举行,这是当然的。公主一到未婚夫家,就觉得宫殿和公公婆婆都很好,不过当她看到自己未来的配偶时,她发愣了!她一会儿就冷静下来,耸耸肩膀,自言自语他说:“话说回来,假使这是上帝的意旨,或是我父母的意旨,那就算了!”于是她就去干自己的事了。  白天,小猪按照习惯满处玩呀,打滚呀,不过到了晚上,上了床就脱下自己的猪皮,变成一个非常漂亮的轻王子。他的妻子很快就习惯了,渐渐地发现他没有头几天那样丑了。  过了一两个星期,轻的公主很想去见见自己的双亲,她就上他们家去了,不过是自个儿去的,因为她不能和丈夫很体面地在一起露面。她的父母看见她时,高兴得了不得,要详细地知道关于她的家务和她丈夫的事。皇帝马上就劝告她:  “我亲爱的孩子,不要打什么主意了,因为你会碰到很大的灾难的。这个人——或者爱叫他什么就是什么吧——一定很有能耐。  既然他能做成一件超人的事,这里一定有秘密,我们是没法懂的!”  听完这些话,皇后和她的女儿就到花园里去散步了。母亲利用这机会给她女儿出了一些完全不同的主意。  “我亲爱的小宝贝,你如果永远不能和丈夫一起出面见人的话,你过的将是什么生活呢?听我的劝告吧:把壁炉里的火总是生得旺旺的,等你丈夫睡着了,就把他的猪皮丢在火里,把它烧掉;从此你就可以永远摆脱它了。”  “亲爱的妈妈,你说得多有道理呀;居然我连想也没想到!”  少女一回家就叫人在壁炉里生上旺火,等她丈夫睡着了,就拿起猪皮扔到火焰里去。猪毛爆了起来,猪皮皱缩起来,一会儿就只剩下一点焦皮和灰了。皇宫里立刻臭气难闻,把那轻人都给弄醒了,他跳下床,向炭火痛苦地瞧了半夭。看到这件不幸的灾祸,他不自由主地掉下了几滴眼泪,”跟他妻子说:  “天啊,轻率的女人,你干了什么呀?这要是别人叫你这样做的,你就做错了;要是你自己想出来的,那你一定会后悔的!”  突然她觉得她的身子好像夹在一个铁钳子里似的,这时她的丈夫跟她说:  “只有当我用右手碰你身子的时候,这铁圈才会断开,你怀在身子里的孩子才能生下来。你听了别人的话,结果使我们,两位可怜的老人,你和我全都遭殃了。如果你一旦需要我的时候。记着我叫查尔蒙王子,你就上昂桑修道院来找我。”  他刚说完这些话,就刮起了一阵狂风。王子被卷进旋风里,送上天空,不留一丝形迹就消失了。这时,华丽的桥四分五裂了,谁也不知怎么就消失了,而老人和媳妇住的那座宫殿和所有的财宝一起消失了,恢复成老头儿以前的那间破茅屋。两位老人看到他们遭遇到的不幸和他们媳妇的悲惨情景,就无情地责备她,含着眼泪严厉地叫她爱上哪儿就上哪儿去,因为他们再也供养不起她了。  轻而不幸的女人被大家遗弃了,她能怎么办呢?她能上哪儿去呢?回娘家吗?她怕父亲会发怒,也怕别人会嘲笑。不走吗?她连最需要的东西都没有了,而且她已受够了老头儿的责备。最后她决定走遍世界去找她的丈夫。一拿定了主意,她就听天由命,径直向前走去。  她走呀,走呀,整整走了一,经过沓无人烟的地区,后来总算走到一个陌生蛮荒的地方。那儿,她发现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有一所小房子,房子上长着毛茸茸的苔藓,说明这所房子代已经很久了。她轻轻地敲门,听见一个老妇人的破嗓子问道:  “谁呀?”  “我,一个可怜的迷途旅客。”  “你要是含好意的话,就把这个茅屋当做你自己的家,住在我这儿;你要是盘算着坏主意,那就请你走开,因为我小狗的铁牙会把你咬碎的。”  “我是你的朋友,亲爱的大娘!”  于是门在可怜的流浪者面前敞开了。  “嗨,轻的女人!什么风把你吹来的,你怎么到了这里?青鸟都从来没来过,不必说人了!……”  公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  “亲爱的大娘,是我的罪孽使我到这里来的。我在寻找昂桑修道院,我根本不知道它在地球的哪一部分呢。”  “好吧,你碰到了我总算是走了运,亲爱的。我是圣礼拜三,这名字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这名字我倒听说过,不过我承认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这地方遇见你。”  “你看!居然你还埋怨没有运气,我的孩子!”  于是,圣礼拜三用一种像喇叭一样的声音叫了起来,召唤她的王国里所有的动物。它们立刻奔来了。可是,当她问它们知道不知道昂桑修道院的时候,它们一起回答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名。圣礼拜三感到非常遗憾,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给了可怜的女旅客一块圣面包和一小杯酒让她在路上吃,另外送了她一只自己会纺的金纺锤作为礼物,并且轻轻地跟她说:  “好好地收起来,我的孩子,你以后也许会用得着它的。”她又劝她到她姐姐圣礼拜五那里去。  少女走了一又一,走遍了蛮荒陌生的地方,后来费了好大的劲儿总算到了圣礼拜五家里。经过的一切都和圣礼拜三那里一样。她又收了一块圣面包和一小杯酒,这次另外又加上一个自动的金子做的纺车。圣礼拜五又和善又温柔地跟她说话,劝她去找她的姐姐圣礼拜天。  公主当天又走了。她走了整整一,经过可怕的荒野,比起她以前走过的路可怕得多了。而且,因为她怀孕已经两多了,她经过许多折磨才到了圣礼拜天那儿。她跟她那两位妹妹同样亲切地招待她。看见了这个可怜又不幸的人,她的心都碎了。圣札拜天愿意帮助她,就长吼一声把世界上所有的动物:水里的、陆上的、空中的全都叫了来。它们马上聚拢来了,圣礼拜天恳切地问它们,在它们当中有没有知道昂桑修道院在什么地方的。它们一起回答说它们一辈子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这时候,圣礼拜天深深地叹一口气,忧郁地瞧着可怜的旅客,跟她说:  “我的孩子,最后你要是找不到你所寻找的东西,无情的灾祸或者类似的事情就要临到你的头上了。从这里开始就是一个陌生的世界,甚至连我也不熟悉。虽说你有热烈的愿望,你也无法再前进了。任凭什么人都是无能为力的。”  恰好在这个时候,一只百灵鸟蹒跚地来到圣礼拜天面前。圣者就问它:  “我亲爱的百灵鸟,你或许知道昂桑修道院在什么地方?”  “我当然知道,女主人,因为过去我曾经为爱情所驱使,在那儿把脚都弄折了。”  “那么把这个轻女人带去吧;马上领她到昂桑修道院去,找你认识的路走,一路上好好照顾她。”  这时,百灵鸟叹息着,谦逊地回答说:  “女主人,虽然路程很艰苦,我完全听候你的吩咐。”  圣礼拜天也给女旅客一块圣面包和一小杯酒,让她一直可以吃到昂桑修道院。另外又给了她一个大盘子和一只金鸡,鸡上镶着宝石,四周围着小金鸡,这些是给她需要的时候用的。后来她把轻的女人托付给百灵鸟,百灵鸟于是就肢着脚走了。  她们走了,有时徒步,有时飞行,当公主受不了的时候,她就跨在百灵鸟背上。  她们这样整整走了一,忍受着千辛万苦,经过了陆地和海洋,穿过森林和杏无人烟的地方,到处爬着巨龙、大蟒、带着蛊诱人的眼睛的毒蛇、二十四个头的水蛇,还有许许多多可怕的猛兽张着大嘴在十字路口等候她们。能用什么字眼来形容这种充满贪婪、奸诈和罪恶的恐怖呢?  她们饱经苦难,历尽艰险,最后到了一个山洞。轻女人骑在百灵乌身上,百灵鸟累坏了,几乎连翅膀也拍打不动了。她们走进洞口,慢慢地走到一个新世界,一个真正的天堂里。  “公主,你到了昂桑修道院了,”百灵乌说,“你找了好久的查尔蒙王子就住在这里。你在这里看到的东西没有使你回忆起什么来吗?”  这时,轻女人虽然被五光十色照耀得头昏眼花,但是她仔细地观看,终于认出了那座华丽的桥、神奇的桥,还有她和查尔蒙王子住过短暂的几天的宫殿。她的眼睛里涌出了愉快的眼泪。  “慢着,别高兴得太早了!你对这些地方还不熟悉,还有许多危险在等着你呢。”百灵鸟说。  接着,它指给她看一道泉水,劝她到那里去待三天,并且告诉她在那里会遇见谁,教给她该说些什么,后来又讲给她听关于圣礼拜三、圣礼拜五、圣礼拜天三姐妹送给她的纺锤、纺车、金盘,带着小金鸡的母鸡应该作什么用。  百灵乌辞别了托付给它的这位女旅客,很快就飞回去了。它一直不停地飞,惟恐另一只爪子也给人折断。那个可怜的女旅客哭泣着,目不转睛地看着百灵鸟飞向远方,等到看不见了,就到她这位朋友所指的泉水那里去了。  她一到那里,就把小心保存着的纺锤拿了出来,在地上躺下来休息。  隔不多时,一个女仆来取水,她一看见这个陌生的女人和这只奇怪的纺锤自动纺纱,纺出来的金纱比最细的头发还细千百倍,就跑着去告诉她的女主人。  这位女主人原来是个细腰蜂,她的邪恶更赛过魔鬼几分。这个可恶的女巫,她会使水冻冰,会施展世界上各种各样的诡计,她在查尔蒙王子的宫殿里当总管家。她就只缺少一样本领:她摸不透别人脑袋里想的是什么。老妖妇对这个奇妙的纺锤动了心,就派女仆去找那位不相识的人,把她引进宫来。  女巫一见了她就问:  “听说你有一只自动纺纱的纺锤。你愿意卖吗?要多少钱,嗯?”  “我可以送给你,不过有一个条件,你得让我在国王房间里睡一夜。”  “这有什么不可以呢?把纺锤给我,你就在这里待到晚上,一直等到国王打猎回来。”  少女把纺锤给了她,就待在宫殿里。没有牙齿的老婆子知道国王每天晚上总要吃一杯新鲜牛奶,就替他准备了一杯,让他喝了好一夜睡到大天亮。等他回来一上了床,老婆子就给他送牛奶去。国王喝了,睡熟了。  这时候,这个大坏蛋按照刚才谈妥的条件,把陌生人叫到国王的房间里去,临走时轻轻地对她说:  “待在这里,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来找你。”  老枯骨头窃窃低语着,踮着脚尖走,

说它强,说它重,一切都是实力相当的动物!.txt1750

http://www.hnali.com/gchqw/show-8396.html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行情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按分类浏览
 
相关行情
公司行情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我爱电影网 | 网站客服 | 网站地图 | 发信息做推广就上海纳信息发布网 | SITEMAPS